關於部落格
所有來交售悲哀的人都必須像洋白菜那麼團結 ...顧城
  • 13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魁北克:時光地層



觀光客已退潮的十月,許多修繕重建的工事正在城內進行。有趣的是,這些工地多半就地鋪設人行棧道,讓路人/觀光客穿行而過。2007年的秋陽下,我看見1787年的基石, 1854年的露台,以及完成於1893的旅館建築。古蹟修復在這裡不是關起門來做的黑箱生意,而是「當代」與「歷史」最坦然的素面相見。





鄰近舊城中心,一幅大型壁畫試圖捕捉魁北克跨越四個世紀的眾生相。畫中從層層疊疊的樓窗裡探出頭來的,是17-20世紀本地的重要人物,包括探險家(Jacques Cartier ,1491-1557; Samuel de Champlain, 1570-1635; Louis Jolliet, 1645-1700) 殖民官員(Jean Talon ,1626-1694; Comte de Frontenac, 1622-1698; Lord Dufferin 1826-1902)、律師 (Louis-Joseph Papineau, 1786-1871) 、教士 (François de Montmorency-Laval, 1623-1708) 、歷史學者  (François-Xavier Garneau, 1809-1866)、魁北克國歌作曲者 (Felix Leclerc, 1914-1988),以及玩曲棍球的小孩、推嬰兒車的女士,與悠然晃過石板路的黑狗。在壁畫前照張相,過客如我也就走進這多彩的時光地層,獲得瞬間的不朽。


然而,就是有機車的人類學家,連這瞬間的不朽都要批評。 Richard Handler 對於魁北克國族認同運動的研究指出「文化」與「歷史」是魁北克國族認同的重要操作元素。簡單地說,魁北克官方從二十世紀中葉起即開始透過古蹟保存、強制要求法語標示等等政策積極地打造魁北克地區的"法語文化"。重要的是,這些政策的合法性都是奠基於一種危機論述,即強調法語文化相對於英語文化的弱勢處境。在這種敵我分立的二元操作邏輯下,所有強制性的政策都被合理化為關乎國族存亡所不得不然的必要之惡。

在Montreal 拉丁區開家庭餐館,每天晚上煮好好喝的Pho給我們吃的越南媽媽叨叨絮絮地說:1970年代起法律規定所有的標示一定得用法文。而如果採英法對照,則法文部分依規定必得比英文大上數倍。越南媽媽記得當時常有警察來檢查招牌與菜單上法文與英文的尺寸比例,尺寸不符即開罰單,許多印度裔企業被迫往多倫多再次遷徙。 我回加州後與朋友聊天,也意外發現她的丈夫,一個中學時移民魁北克的香港人,至今仍為當年被迫學習法語而感到憤恨。 Quebec city 與Montreal 大小教堂裡與廣場上的壁畫與雕像,更多以刻畫印地安人的蠻暴與愚昧來襯托當年法裔移民拓荒者的膽識之勇、天主之愛與教化之功。"Free Quebec!" 是古城裡常見的塗鴉。然而這個對一些人來說深具歷史與文化意義的自由,卻又造成其他多少人的不自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