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雨林

關於部落格
所有來交售悲哀的人都必須像洋白菜那麼團結 ...顧城
  • 137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花開


母親早逝,Maxi是家裡的"女"主人,而三個在外好勇鬥狠的男人,圍著飯桌時對Maxi 竟也溫柔得很。Maxi 翹起蘭花指幫父親添飯,父親那天心情好,頻頻對Maxi打賞,不忘開玩笑要Maxi拿錢去買衛生棉。流氓二哥Bogs接口也向父親討錢,藉口是他也要買衛生棉,而且還得買「有翅膀的」。 有天Maxi與父兄鬧彆扭,不來一桌吃飯,只在一旁縫衣服。Bogs二話不說,把紮起馬尾的長髮解開,身體靠過來,要Maxi幫他紮辮子。 無需對白就清楚的:流氓哥哥正對著娘娘腔弟弟撒嬌呢。那靜靜靠向Maxi的身體,雖然形象孔武,卻更像一朵綻放中的花,只因為一種對世界素樸的信任,就把自己打開了。中外電影裡有多少兄弟情長,但卻多半要見血、見仇怨、見女人才愈顯偉大。換句話說,男人間的情感流動多要透過種種介質才得以完成或具像化。 Maxi與哥哥不需要:他們擁有自己的身體,有可以傳情達意的身體。

然而這部電影的主要元素,除了身體,還有家庭。Maxi的家庭是中產階級家庭的反面鏡。種種中產階級們避之唯恐不及的"家庭問題":單親、貧窮、父親失業、小兒子失學、大兒子們混流氓、父親帶兒子一起偷東西、性別角色混淆...,在Maxi的家裡樣樣齊備。如果Maxi"有幸"投胎到兒童福利完善的先進國家,他早就被強制帶離,送往模範養父母家裡去了。但是Maxi在這個"不正常"家庭裡快樂地成長,勇敢、體貼、善良、聰明、敏感、有創造力、樂於助人,從不以自己的性向為恥。Maxi或許永遠不會成為企業家眼裡理想的員工,但他不折不扣是一個完整的人。 像花朵一樣正要開放的,於是不只是Maxi初萌芽的愛情,還是在家人全然的愛與接受裡成長的玫瑰少年Maxi。

然而導演畢竟是不能容許Maxi的家庭繼續不正常下去的。 電影的標題:Ang Pagdadalaga ni Maximo Oliveros, 英文譯為「the blossoming of Maximo Oliveros 」,開宗明義指出這是一個成長故事。而Maxi成長的助力與阻力,其實都來自他那"不正常"的家庭。 「來自不完整的家庭的完整的Maxi,要如何才能真正的綻放」這樣一個問題,於是牽扯出這部電影最根本的敘事張力。 這便是這部電影最成功也最失敗的地方。導演成功地說了一個不一樣的故事,故事裡的玫瑰少年一點都不悲情,不被歧視。然而這是因為故事裡被邊緣化的不是Maxi的娘娘腔身體,而是他那雖然快樂但還是"不正常"的家庭。於是只有當Maxi的家庭"改過向善"了,Maxi才得以在最後一幕跟所有正常的少年一樣,在清晨穿上制服,走向學校,彷彿也走向人生真正的朝陽。 換句話說,只有踏上成為中產階級之路的Maxi,才得以真正地綻放。 電影終場,哥哥們幫Maxi穿制服、揹書包,叮囑他好好上學,也因此成為Maxi社會意義上真正的「父兄」。 可惜的是,Maxi與哥哥們之前在身體實踐上的種種另類可能,也就在這樣的結局安排裡徹底失去力量。

Ang Pagdadalaga ni Maximo Oliveros (中譯:花漾少年), 2006, directed by Auraeus Solit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