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所有來交售悲哀的人都必須像洋白菜那麼團結 ...顧城
  • 13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坐下去,站起來。(番外篇)

吳張兩文對於楊案的討論讓我想到,台灣法律與法律人總是能夠自我幻想為一個體系(structurality)的根本邏輯就在於自然法(就是傳說中符合人心人性之公平正義價值的法)與實証法(就是法院會拿來用的法)二者間總是已經被設定的(無)距離。當歷史與社會科學話語對於宣稱真理的誘惑猶是欲拒還迎時,實證法早就承認自己身邊還有自然法這個Derridian double: 一方面說實證法力求符合自然法(法律不外人情),所以實證法的正當性來自於有自然法這個預設的“民意基礎”作靠山;另一方面也說實證法不可能完全符合自然法(情理法難以得兼),所以只要把良心犯、抵抗權這種挑戰實證法正當性的麻煩角色丟到自然法的範疇裡,實証法就可以繼續安心而完整的運作下去。換句話說,自然法的存在一方面為實証法提供正當性的基礎(as origin),一方面也為其不正當性提供出路(as supplement)。惡法亦法,正因為自然法一下子是實証法(as origin),一下子又不是實証法(as supplement)。 這真是太玄妙了!可惜當年我學藝不精,沒有及早體會台灣法律後現代,老對著後現代肖想現代真實。不然現在搞不好就安心運作在實証法的完整裡哩。 --------------------------------------------------------------------------------------- 附: 實定法真的萬能? 2005-11-5 中國時報 顏厥安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list/newslist-content/0,3546,110514+112005110500299,00.html Nikar贊曰:還好修到顏的法理學,沒有白過四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