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所有來交售悲哀的人都必須像洋白菜那麼團結 ...顧城
  • 137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弱勢者不是少數,只是沒有發言權利」

我一定缺乏陸所謂的國際政治知識,所以我無法理解陸竟如何得知南韓眾多農民去香港抗議的「真正理由」。但是我被楊儒門簡單的一句話深深觸動。他不以標榜超然中立的專家腦袋去解釋別人的行為,而只是實實在在的把他者的苦難銘刻於自己的肉身。這也不是流行的強迫性將心比心(e.g.「如果你是受害者的家屬,你就不會這麼說了」),而是入眾生相、隨一切苦厄的菩薩肚腸! Ecce Hommo。我食言而肥,只是為了學尼采說:「瞧!這個人」。你們瞧這個人,楊儒門! [以下轉載自聲援楊儒門聯盟通訊] 12月19日9點30分,楊儒門絕食抗議144小時即將結束。「聲援楊儒門聯盟」學生代表郭耀中,偕同此次去香港抗議WTO部長及會議的「工委會」秘書長賴香玲,一同去探視楊儒門。 為把握短短15分鐘的接見時間,郭耀中希望先把簡單介紹賴香玲給楊儒門認識,於是寫了「去香港」3個字在筆記本上,貼著玻璃讓楊儒門知道。未料,隨後看守的警察,竟然衝進接見室,一把搶過郭耀中的筆記本,問郭耀中寫什麼,並警告不能再做此種舉動。 賴香玲並將從香港帶回來的各國抗議文宣、布條,展示給楊儒門看。包括一張寫著:「Rice is Life, Life is not for sale.」的海報。楊儒門非常贊同這句標語。 以下是接見的紀錄: 問:現在狀況怎麼樣? 楊:很好啊!是因為部長級會議只召開6天,不然我還可以多撐幾天。 問:早上有羽毛球嗎?星期六、日呢? 楊:今天早上還有打。星期六、日因為沒有放封,就沒有打。 問:為什麼可以撐六天絕食? 楊:只要想到別人沒有過得比你好,只要想到農民、小孩的處境,就覺得沒吃東西不算什麼。絕食第五天的時候,其實是最難熬的,但是一想到農民、小孩,想吃東西的念頭一下子就消失了。飢餓的感覺跟跑步一樣,撐一下就過去了。 問:聽說你曾經長達半年,每天只吃一餐,是真的嗎? 楊;嗯(點頭)。我想要實際感受窮人的生活。 問:所方有強迫灌食嗎? 楊:他們不會啦!只要你沒有狀況,就不會強迫。大家不用擔心我。我能做的,我才做。有把握的,我才會去做。 問:你知道WTO談判的結果嗎? 楊:知道。談判的結果只有對歐美等先進國家算是成功,對台灣根本沒差。因為台灣本來就沒農業補貼,所以結論也不算是結論。我覺得我們要追求的,是公平交易,而不是自由貿易。 問:我們在香港有7個人被捕,你知道嗎? 楊:只要抗議,不管哪個國家,都會鎮壓。可是只要做了,就要有心理準備。台灣有很多的弱勢者,生活很苦,但是把喉嚨喊啞,都沒有人聽。南韓農民的強悍,也只是想要爭取活下去的權利。所以要有行動,才會有改變。 問:你的行動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更多比你生活得更差的人。對台灣人這次去香港的行動,你有什麼看法? 楊:不公不義的事情太多,要完全改變太難。雖然目標很大,但是要堅持下去,不能停下來! 問:你一個26歲的年青人,在看守所內絕食抗議。這次部長級會議的召開,去香港抗議的社運團體中,有許多是學生。而16、17日辦的「2005滾動的農村:WTO天烏烏,走出台灣農村路」活動,幫忙的二三十人,也大都是年青人。這星期台灣抗議WTO的行動,很多年青人,都是因為你的感召而站出來的。 楊:要有年青人出來,社會才有希望。人過了一個年紀,適應了這個不公不義的社會,就沒有批判力了。台灣太重視領導者,不重視理念,但其實理念才是重要的。一個人的犧牲不算什麼,重要的是,理念的訴求有沒有達成。現在台灣的農地休耕面積已經大於耕作面積了,10年以後老農都不耕作了,農地都不能種東西了,我們要吃什麼?年青人要繼續努力! 問:這次來台灣的知名抗議歌手Jim Page,曾經說過:「我們不是要拯救世界,而是要改變世界!」他來看你的時候,也對你的問題:「為什麼要幫助弱勢?」提出看法:「有人站在許多人的上面,使那些人成為弱勢。如果你不做些什麼,你也成了站在這些人們上面的共犯。」你有什麼感覺? 楊:這個世界不公平,充滿傲慢。只有少數人在操控一切。我覺得,權力決定一切,也決定了真理的方向。弱勢者不是少數,只是沒有發言權利,他們講到吐血,也難以改變。所以一定要有行動。 ------------------------------------------------------------------ [Nikar後記] 這幾天都是透過亞美台的中天新聞才看得到示威者的影像以及他們被捕後的待遇。相較於至今仍為身邊人津津樂道的西雅圖,美國從媒體到校園都對於今年香港的示威活動好冷漠!為什麼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