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所有來交售悲哀的人都必須像洋白菜那麼團結 ...顧城
  • 13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們憑什麼原諒?


"煩死了親屬與「家庭」的束縛,我渴望基於友誼、工作、部份分享的目的、難以應付的集體苦難、難以逃避的必死命運,以及基於永遠堅持的希望而結 合、而合一與分別的模式。現在是時候了,去理論化一種「不熟悉」的無意識,不同的原初情境,在那兒,一切都不是來自認同與生殖的劇場。被血緣緊緊綑綁── 包括血緣在基因與資訊一體兩面的改造──一直以來已經夠血腥了。我相信,我們不會有種族或性別的和平,不會有可以居住的大自然,除非我們學會透過多少不同 於親屬的某些東西,去生產人性或人類。 " --Donna Haraway, “Race: Universal Donors in a Vampire Culture,” in Modest _Witness @ Second _ Millennium. FemaleMan© _Meets_OncoMouse™, 265.

二二八是在台本省與外省人的集體苦難。如果我們真的可以這樣想 (而不只是這樣說),那麼我們不應該學習原諒。可以這麼想:有哪一個看八點檔悲劇的觀眾,會想要去"原諒"劇中人物 呢?真相的浮出之後應該是學習同情的理解,以及如何不犯同樣的錯誤。怎麼學習?我想,與其去想像"繼承原諒",我們應該學習想像"繼承錯誤"。與其把台灣的國族想像奠基於"原諒者"的道德高度,我覺得"懺悔者"的道德低位其實更具前瞻性:一個想要原諒別人的民族,總是得先以"受害者"的悲情與妒恨自我武裝,然後再以此合理化自己的暴力 (想想以色列)。而一個總是在懺悔中的民族,卻得努力學習謙卑,也或許因此更能累積容纳他者的能量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