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所有來交售悲哀的人都必須像洋白菜那麼團結 ...顧城
  • 137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拉丁星條旗

換句話說,儘管翻譯是傳教工程的101,但是對這些傳教士來說,還是有一些語詞是神聖不可翻譯的,是不可能在菲律賓原住民語言裡找到等值的符號,因而被其取代的。Dios、Espiritu Santo等詞,展現的正是傳教士們對於其翻譯工程的自我設限,是他們面對異己展現溝通意願的極限。耶穌愛你,但要你來稱祂的名。這是西班牙語和菲律賓原住民語言(與其背後各自蘊含的文化價值、意識形態)之間交換的底限。 三月以來,美國參議院爭取將非法移民與雇主入罪的反移民法案引發了連串的抗爭,五月一日勞動節「A Day WIthout Immigrant 」的罷工罷課拒買活動將是新的高潮。就在活動前夕,英國製作人Adam Kidron等結合拉美裔流行樂手製作了西班牙文版的美國國歌,提前引爆爭議。Bush表示不贊同,國歌作詞者後裔則直稱西班牙文版星條旗「不愛國」。共和黨Sen. Lamar Alexander 說:"We are proud of the countries we have come from, but we are prouder to be Americans." 簡單講就是:美國=說英語。不說英語=不愛美國。 美國文化如好萊嗚電影,Coke,麥當勞叔叔,甚至自由民主人權等論述之所以能在世界各地具有主導地位,很大部分是百年來美國本土與第三世界文化精英(如龍應台等)集體翻譯工程的結果。然而,在遇到星條旗這樣的文化符號時,許多美國人拒絕翻譯了。 把星條旗當成主、聖靈般神聖不可置換的符號,這是美國多元主義的底限。美國愛你,但要你來稱祂的名。有趣的是,Adam Kidron說他正是因為看到三月華府大遊行中許多移民移工們以墨西哥國旗為團結符號,「深感不妥」,才有了創作西班牙文版的美國國歌的念頭。他強調,許多不懂英文的移民將能透過這首拉丁星條旗理解,並進而表現,他們對於美國精神的支持。 真是抱錯大腿了!對於這些人來說,西班牙文版星條旗不像香港迪士尼是美國文化的擴張與增生,反而是這些第三世界移民不配成為美國人的證據。這些人看不到唱著拉丁星條旗的移民們找工作求生存的悲願,看不到他們為所有「講英語=夠美國」的美國人彎腰曲背勞動生產的身影,更看不到這源源不絕的非法移民潮正是以美國為首的全球化掠奪性資本在第三世界打壓農業人口、降低勞動條件、南北貧富差距劇增所引發的人口流動效應。這些人認為移民不純不正的語言暴露出他們「不夠像我」的缺失。然而真正暴露的,其實是這些「我」的傲慢、近視,與文化沙文意識。 回到殖民時期的西班牙帝國。十九世紀初期,很大一部分的美國,包括Bush家所在的德州,與加州,都和菲律賓一樣是西班牙的屬地,以西班牙語為官方語言。「美國人(Americano)」這個字的原意,指得就是在西班牙北美殖民地出生,說西班牙語的西班牙裔人。1821-1830s年之間,德加兩地更曾是當時甫獨立的墨西哥的北方領土。認為「美國人就該說英語,不說英語就是不愛美國」的人,都該留校查看,補上歷史課呢。 --------------------- 註一,關於翻譯與傳教的關係,在印尼的佛光山與慈濟功德會另有其實踐與體會。我在印尼看到的是他們教接受救濟的原住民唱「世上只有媽媽好」。唱的人不知道意思,聽的人感動得要命。 註二,殖民時期菲律賓的西班牙裔(包括在西班牙出生的Spaniards與在菲律賓出生的Filipinos)人口從未超過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