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所有來交售悲哀的人都必須像洋白菜那麼團結 ...顧城
  • 137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和ㄇㄇ說說話

以下轉載自 苦勞網http://www.coolloud.org.tw/news/database/interface/detailstander.asp?ID=114039 育嬰津貼在哪裡?懷孕歧視何時休? 婦女新知基金會 2006/05/12 母親節前夕,勞委會對全國母親釋出利多消息,宣布政府正在研議發放育嬰津貼。然而這樣的母親節禮物實在是問題多多。首先,所謂「研議」只是小小口惠,何時得以實現尚且無法確定;而且政府研議中的津貼發放方案,也有金額太少和期間太短的敷衍心態;最後,如果政府只有推出育嬰津貼,而沒有搭配其他政策措施的整體檢討,並無法解決台灣母親們從懷孕開始就面對一連串國家和職場的制度性歧視(詳見圖表)。 整體而言,我們認為津貼發放只能對民眾提供一小部分的經濟補助而已(更何況這還只是口頭上的研議階段),對於政府規避了國家本應提供健全的社會保險、創造友善的工作環境和托育福利、協助人民安心生養下一代以提升台灣競爭力的種種責任,我們感到相當的失望和遺憾。 先來看勞委會的研議方案。根據報載1,五月八日行政院就六月份即將舉辦的「台灣經濟永續成長會議」做背景說明時,勞委會主委李應元宣布,為了提昇婦女勞動參與率,勞委會正在研議「育嬰留職停薪津貼」方案,目前傾向以勞工保險平均投保薪資的五成,亦即每人月領一萬三千五百元,補助請「育嬰假」的受僱者,最長不逾半年。等方案內容確定後,年底可能提出《就業保險法》修正草案。且透露財源規畫擬由「就業保險基金」支應,並表示短期內先以投保勞保者為推動對象,中期再擴及軍公教,最後擴及所有民眾。 政府研議育嬰津貼?遲到的口惠 其實,勞委會這樣的口頭小惠的母親節禮物,已經遲到了四年多。「兩性工作平等法」第十六條清楚寫明「育嬰留職停薪津貼之發放,另以法律定之」,然而,我們自2002年3月8日施行「兩性工作平等法」的四年多以來,卻一直沒看到勞委會負起責任、擬定「育嬰留職停薪津貼」的相關法令。若要等待勞委會年底提出《就業保險法》修正草案、然後在立法院龜速審議通過,全國為育嬰費用頭痛不已的所有家庭,要等到津貼禮物到手,更不知道要等多久。 再者,如果「育嬰留職停薪津貼」最長只能請領半年,這也不符合「兩性工作平等法」的母法精神。因為「兩性工作平等法」第十六條規定「育嬰留職停薪」的申請期限,最長可達兩年。兩年的育嬰假,與研議中的半年津貼,兩者之間的落差相當明顯,況且政府又尚未建立普及的社區托育照顧福利體系,對於督導大型企業應依法提供職場托兒設施或措施也相當無力2,這樣如何向人民做出合理交代? 還有,如果育嬰津貼是以勞工保險平均投保薪資的五成來做計算標準,一般國人的投保薪資原就不高,再相較於北歐國家發放原本薪資的八成,確實算是偏低。政府若有誠意發放津貼,自應由政府規劃長期、充裕而穩定的財源。 男女皆應分攤育兒責任 另外,據報載3勞委會去年曾針對領取勞保生育給付的七萬七千位生育婦女做電話調查(有效回收833份),目的是為瞭解婦女申請育嬰假的意願。勞委會等於是假設女性才需要申請育嬰假和育嬰津貼,才會只針對女性來做意願調查。這樣的政策思維其實是違背了「兩性工作平等法」男女皆可申請育嬰假的前瞻性精神4,因此我們強烈建議勞委會未來要開始發放育嬰津貼時,應更加強對父母雙方、男女員工都開放宣導,以擺脫家務育兒的責任只丟給女性的傳統迷思。 我們可以參考瑞典目前有關育嬰津貼之規定:無論男性或女性都可申請「育嬰留職支薪」,期間直至該子女滿八歲前為止,可分段請假,育嬰留職期間最長為480天,其中390天可以領取原本薪資的80%,剩餘90天每天補助60克朗(約新台幣240元),另外針對低收入戶給予每天150克朗,並且於法條中規定申請育嬰留職支薪其中二個月為父親月,必須為男性才得以申請(另外也有兩個月為母親月,只有女性才能申請;這兩者父或母若沒有申請,等同自動放棄;其餘時段的育嬰假則是父母皆可申請)。瑞典用這些具體而彈性的法條保障,使人民可以安心申請育嬰假,並鼓勵男性學習分攤育兒責任, 從而使女性勞動參與率和國家競爭力都同時得以提升。 當社會將育兒責任只丟給女人來煩惱時,政府如果不在乎懷孕的母親是否會被解雇或調職減薪、是否有保險給付、是否還付得出奶粉錢等,我們不得不感嘆生育率的下降當然與政府無能和企業冷漠有所關連。 生育率下降,懷孕歧視上升? 我國「兩性工作平等法」第十一條規定,雇主不得以受僱者懷孕、分娩或育兒之情事為解雇之理由。不過,我們從目前少數對外公開的資料可以看出職場中懷孕歧視的嚴重性,台北市政府的就業歧視評議委員會統計從1995年10月到2003年11月,共受理151件申訴案件,其中103件就屬於懷孕歧視的案件類型(佔68.21%)。從浮出檯面的案例統計都看到如此令人心驚的數字和比例,其他沒有申訴的黑數案件,就更不知將有多少。 徒法不足以自行,勞委會如果疏於對企業督導,沒有要求各公司應擬定內部工作辦法以符合新法的保障精神,員工又如何可以安心懷孕?可以安心申請育嬰留職停薪?更別提是否領得到育嬰津貼了。 依據勞委會網站公布之統計,目前員工規模30人以上之事業單位中,有員工申請「育嬰留職停薪」的事業單位只佔24.05%,其餘75.95%的事業單位連一位員工都沒有申請。可見若要讓人民可以實質享受到育嬰假和育嬰津貼的美意,政府和企業應聯手消除職場中的懷孕歧視,這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制度性的懷孕歧視:從保險、醫療到職場 從一個國家願意給懷孕的母親什麼樣的保障,就可看出這個國家的文明發展程度。然而台灣母親們往往必須自力救濟。例如面對突然增加的各種支出,在財務上可能出現困難,但現行全民健保和勞工保險制度的給付項目,並無法涵蓋婦女懷孕生產所需的種種費用,包括產檢、安胎5、醫療、護理和助產人員提供的保健指導6、居家訪視照護7等等支出,而使母親們必須自費。在醫院中,衛生署也沒有注意醫院隨意刪減護理人力的問題,一個護理人員同時要照顧好多位媽媽,無法顧及照護品質。在職場上,從懷孕到生產期間,每一位職業婦女都會擔心,在工作上得面臨可能被調職、減薪、考績不公或解雇的危險處境,有些雇主甚至不願意負擔產假期間薪資,無論是合法或非法解雇,懷孕婦女都可能要面臨失業也就失去勞工保險生育給付的窘境。 因此,我們在母親節前夕提出以下諍言。國家有責任督促企業依法配合、創造可以令男女員工安心養育下一代的友善工作環境,讓婦女從懷孕、生產、到育嬰的過程都得到外界的充分支持,提供女性一套完整及友善的生育及養育的協助措施,這些措施也應要納入社會保險體制的給付範圍內,其中工作部分是適用勞工保險,而健康部分則適用全民健保。 所以,婦女新知基金會提出以下具體主張,作為政府規劃生育和養育政策的參考: 1. 無論懷孕婦女是被合法或非法解雇,勞工保險應就生產部分給予給付,並應允許懷孕婦女得請安胎假。 2. 安胎假並不併入事假或病假計算,且其薪資不應該由勞工來負擔,才不至於讓懷孕婦女遭受拿不到工作薪資及勞保給付生產費的雙重不利益。 3. 就產假的部分,由於現行產假期間的薪資是由雇主來負擔,雇主常會以基於用人及成本考量、業務性質變更,有減少勞工必要之藉口,或以業務虧損為理由來解雇懷孕婦女,或者要求婦女於生產後再來上班。對於這些懷孕歧視案例,政府部門在修法之際,除針對育嬰津貼立法補助外,可整體考量產假津貼立法的可能性。 4. 勞工保險屬於社會保險,國家本應該加重其責任,故建議公部門對於正在研修的《就業保險法》應從婦女懷孕時起即予保障。 5. 不只是女性,男性也都可以請領育嬰津貼,並且考量納入產假津貼的可能性,以降低雇主解雇懷孕婦女的風險,才能真正排除婦女就業障礙,穩定婦女就業,俾使女性勞動參與力提升,實現兩性平等的工作環境。 新聞聯絡人:婦女新知基金會 (O)2502-8715 hsinchi@ms10.hinet.net 秘書長 曾昭媛 0955-327-898 chaoyuan@tayal.awakening.org.tw 法案部主任 黃嘉韻 0912-577-328 chiayun@tayal.awakening.org.t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